东江网热门内容: 东江时报 今日惠州 东江传媒 图片聚焦

深圳乘客机舱中暑乘务人员要求乘客签免责协议才肯起

时间:2017-08-05 09:44   来源: 中国网    作者:余梓阳
深圳乘客机舱中暑乘务人员要求乘客签免责协议才肯起

深圳乘客机舱中暑 乘务人员要求乘客签免责协议才肯起飞

【深圳乘客机舱中暑 乘务人员要求乘客签免责协议才肯起飞】“7点55分该到深圳,现在在大连还没出发呢”,视频中,一男子激动地说,该视频发布者爆料,8月1日,在大连飞往深圳的航班ZH9632上,乘客登机后4个小时不能起飞,因“空调没开”,致一名旅客中暑晕倒。

4日下午,深航回应媒体称并非没开空调,是因该航班由APU(AuxiliaryPowerUnit辅助动力装置)提供电力和供气,“由于APU制冷功能有限,造成机舱内温度较高”。

对该回应,民航资深业内人士林智杰认为,APU制冷效果有限,只能是原因,不能当理由,“涉事航班是A320客机,机龄10.3年,正常情况下很少出现这个问题”;飞行圈资深机长陈建国也表示,制冷不力有多重原因,APU制冷和提供电力一般是足够的,空调组件系统效率低,或涉及“公司对空调设备维修不利”。

此外,“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的《航班正常管理规定》,明确要求航班延误时,旅客在机舱内等待不能超过3个小时,超过了就是违规”,林智杰说。

深圳乘客机舱中暑乘务人员要求乘客签免责协议才肯起

深圳乘客机舱中暑 乘务人员要求乘客签免责协议才肯起飞

一航班被指“不开空调,乘客中暑”

近日,一则“延误4小时,深航一航班空调不开乘客晕倒”的视频,在网上热传。

视频发布者“芯靖铷水”介绍,在机舱内乘客多次要求开空调,空乘人员总是找借口不开,导致一名女乘客中暑晕倒,地面医护人员登机进行紧急抢救。

此外,“芯靖铷水”还表示,在救治过后,乘务人员要求中暑晕倒的女乘客签署免责协议才给起飞,“解释说是深航领导的决定“。

ZH9632航班属深圳航空,据公开信息,ZH9632航班起大连周水子机场,落深圳宝安机场,飞行时间3小时51分,“还有15分钟就该到深圳了,可我们还在大连呢”,一名旅客在爆料视频中说,这意味着,该视频拍摄时,旅客在飞机上至少已延误3小时36分钟。

在延误期间,一旅客疑因持久的暑热中暑晕倒,在另一段视频中,多人围观该中暑旅客,有人说:“最主要的办法,先开门救人。”视频中一名空乘人员回答:“已经叫了空乘救护”。

深航回应:APU制冷有限,致机舱温度较高

4日下午,深圳航空就此回应媒体采访时称,该航班由APU提供电力和供气。由于APU制冷功能有限,造成机舱内温度较高。在地面等待期间,确有一名乘客身体不适。当班乘务组通知机场急救上机进行救助。

深航称,乘务组交由旅客的并不是所谓的免责协议,而是《风险告知确认书》。该确认书是在机组认为旅客不适宜乘机,而旅客坚持乘机情况下,希望旅客签署的。该责任书的目的是对旅客履行告知义务;此外,深航还表示,“航路天气不适航,非航空公司原因造成的延误,我公司确无赔偿。”

林智杰告诉记者,在客舱内等待超过4小时,已经超过民航局“客舱延误3小时”的规定了,“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的《航班正常管理规定》,明确要求航班延误时,旅客在机舱内等待不能超过3个小时,超过了就是违规”。

就此,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永杰告诉记者,由于航空公司违反上述管理规定,机上乘客也可以要求航空公司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。

业内:APU制冷效果有限,不能当理由

“APU制冷效果有限,只能是原因,不能当理由”,林智杰说。

林智杰告诉记者,从深航的回应里,看不出一点点愧疚或道歉的态度。在客舱内等待超过4小时,已经超过民航局“客舱延误3小时”的规定了,“长时间延误,航空公司也无奈。但在客舱闷热的情况下,能不能送点冰块?能不能多加几趟水?能不能协调机场接地面空调?如果只是把锅甩给飞机,那就没意思了,飞机还不是深航自己的吗?”他还透露,该航班为10.3年机龄的A320客机,制冷效果不足致使旅客中暑的情况并不多见,“可能是他家的APU‘偷懒’了吧”。

飞行圈资深机长陈建国告诉记者,飞机在地面的空调提供方式主要有两种,一个是飞机自身的APU(辅助动力装置),类似一个小型的发动机,在地面可以提供电力和空调;二是可以使用地面的空调车或者和廊桥固定的空调设备,把冷空气直接送到客舱和驾驶舱。

“APU制冷固然没有发动机和地面空调效果好,但是制冷和提供电力是足够的!”他表示,出现辅助装置制冷有限致机舱温度高,可能有多重原因,“不知道是飞机故障没有APU 还是空调制冷不好”,也有空调设备维修不力的可能性。